拾叁

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610
更新时间:2021-09-12 10:35:49

穆君亭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树下查看:“竟然没听到声音,带走一个昏睡中的人却没留下任何痕迹,这人绝对是轻功了得。”穆君亭自言自语,兀自在四周寻找线索。

旁边的灌木丛似乎有人翻动过的样子,穆君亭正准备上前查看,却听身后穆秋喊道:“公子,这里!”

应声回头,只见与灌木丛相反方向上的树枝上竟挂着自己的披风,那个位置与灌木丛和刚才帮穆秋挑刺的地方正好构成一个三角形。穆君亭再看了一眼灌木丛,转身向穆秋走去:如此看来,那人是从埋伏在灌木丛后面,然后利用我们视线的盲区,抓了雪儿从这边离开了,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呢?直接再原路返回多方便啊。

将斗篷穿好,她对穆秋说:“你留在这里藏好,他们可能还在附近。”

“公子,”穆秋叫住准备离开的穆君亭,想张口却沉默了。

“怎么了?”穆君亭耽误不起时间,不耐烦的问。

她秋咬了一下下唇,道:“小心些,我等你回来。”

穆君亭点头,又留下了一把匕首,转身向前追去。

待穆君亭离开,穆秋冷声说:“出来吧。”

两个黑衣人抬着一个裹着裘披风的粉衣女子从灌木丛中走出,领头的张口,带着一腔浓郁的口音:“这闺女俺们就带走了。”

“约定的位置,手脚利索点,别给我整什么幺蛾子。”

两个黑衣人听了之后都是一抖:“可是俺们没杀过人呀。”

穆秋皱着眉毛:“少在我面前装,进灌木丛一点声音都没有,你们的功夫肯定不差,又自称是山贼,还能没杀过人?”

“哎呦女侠,俺俩要是很厉害,还能被你抓来干这事嘛?俺们以前都是乡下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夏天夜里趴草窝子偷看那事儿有点本事,这进灌木丛当然要没动静了,要是有个动静,那人不就得给吓跑了?俺们那还有什么光景看啊。”一脸猥琐的笑容,引得穆秋一阵反胃。

“人没杀过,猪会杀吧?事成了给你双倍报酬!”

第二个人还想说话,第一个立刻抢到:“会会!猪俺可是杀过,俺以前就是个杀猪哋。这个杀猪啊,它是有...”

“杀过还那么多废话,赶紧去办,一会如果我发现人没死,死的就是你们俩。”

“哎哎!”两个人答应着,抬着粉衣女子离开了。

“老哥啊,那闺女心肠也忒歹毒了些,这闺女看着挺俊,要不咱不杀了,带回家给儿子当媳妇也中啊。”第二个开口,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

“这咋行!咱都收人钱了。再说,你没看刚才那闺女的狠毒劲儿,如果咱不杀人,死的恐怕就是咱咧!”第一个人煞有介事的说。

“可是哥呀,俺没杀过人咋办啊?”

“俺也没杀过人,你说咋办?这杀人就跟杀猪一样,一回生二回熟,杀猪...”

“哥,到咧。”

两人停下,将树上的记号抹去,将粉衣女子放到了地上。

为首的慢慢从背后取出一把杀猪刀:“闺女啊,实在对不起,俺下手利落些,让你走的没有痛苦,等你头七的时候俺给你烧点纸钱,你死了可别来找俺啊,俺也是没有办法,家来实在揭不开锅了俺才不得不接了这个损阴德的差事啊。”说着说着声音就有些颤抖了。

“哥,你赶紧的吧,一会药效再过了。”第二个人躲在后面,颤巍巍地说。

“闺女啊,得罪啦!”说着,一闭眼一刀刺了下去。

钻心的疼痛唤醒了白祁雪的意识,她突然睁圆了双眼,吓的那个人“咣当”一声扔了手中的刀,在看白祈雪身上,右胸上一道伤口正在涓涓的向外流着鲜血,瞬间染红了衣服。

“哥,你、你咋着...”那个原本躲在后面的见他扔了刀子,就好奇的探出头来看,吓得后半句话憋回了肚子里。

“闺女,俺们也是迫不得已,俺,俺再给你补上一刀,让你快点没有痛苦,你、你别怪俺啊!”说着,又颤巍巍的捡起地上的刀,准备再来一下。

“我都说了这林中没有什么宝物,公子你这么出来,老爷知道了我会被骂的!”

说话的声音渐近,两人这才发现有一束火光正在往这边来,心下一惊,对视一眼便迅速离开了。

“哥啊,这样咱算不算杀了那闺女啊?”

“算!咱那一刀可是结结实实捅进去了,老天爷不收人,咱也没有办法。”

再说穆秋这边,她默默的点燃篝火,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低声说:“这么个水平还出来当山贼,真是冬天闲大了。”

等两个人抬着白祈雪走远后,她从怀里取出匕首,咽了一口唾沫,在胳膊上划了一道,又用力刺进了自己的大腿,她咬紧牙关没有叫出声。剧痛带来了瞬间的清醒,她躺到地上,心里想着从今往后公子身边就只有自己陪伴...什么伙伴,我需要的不是伙伴!

“君亭哥哥!君亭哥哥!”

在林中四处寻找的穆君亭突然听到营地方向传来穆秋的喊声,声音中底气不足,心里便是一紧,快速返回营地。

回到营地,篝火已经点燃,只见到穆秋倒在地上,双手抱住大腿,而腿上赫然插着自己留给她的那把匕首。见到穆君亭的出现,她脸上露出了喜悦。

“君亭哥哥...”她咬着牙说。

“别动,我先帮你伤口。”说着,从一旁的包袱里取出绷带和药品,这些都是那天穆秋悄悄回城里打点的行李。

检查了一下她各处的伤势,迅速给胳膊上药包扎,之后又扎紧大腿伤口偏上的位置。“忍住,我要拔刀了。”

穆秋点点头,要紧了牙关。穆君亭深吸了几口气,一手按住穆秋的大腿,一手握住刀柄,猛一发力,将匕首拔除,扔掉匕首,迅速对大腿上的伤口进行了处理。

等处理完一切,再抬头看穆秋,她已经面色苍白,一身冷汗。

“怎么回事?”

“我一个人有些害怕,就把篝火点了起来,结果灌木丛里突然跳出来两个人,他们扛着小姐,我想...”

猛的一拍自己的额头:“该死,他们往哪里去了?”

“那边。”穆秋一指两个黑衣人离开的方向。

穆君亭二话不说就要起身去追,却被她拉住:“怎么了?”

“君亭哥哥,别再把秋儿自己留在这里了。”

略一思索,先不说那帮人会不会杀个回马枪,现在的穆秋连遇到野兽逃跑的能力都没有了,天已经黑了,鲜血的气息会引来饥饿的猛兽,留她自己在这里确实不安全。于是,穆君亭便背过身去。

“君亭哥哥?”穆秋不解。

“快上来,我背你去找,速度还能快些。”穆君亭催促。

穆秋心下一暖,奋力起身爬到了穆君亭的背上,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说一下刚才的经过。”穆君亭边说边起身,从火堆里捡了一根木头,交到了穆秋的手中当火把用。

“我本来看着天黑了,害怕周围有野兽过来,就把篝火点燃了,当我起身回头的时候,正好撞见两个黑衣人从灌木丛里出来,一个人肩上扛着小姐。”穆秋顿了一下,“我想开口喊你的,可是那个黑衣人见我起来了,就攻了过来,我拿着你给我的匕首防身,但是却被他夺了过去向我劈了过来,我抬起胳膊挡住了,他就把匕首一下插到我的腿上了,我觉得他本来是想杀了我的,可是另一个人让他快走,他们就都走了。”

“那两个黑衣人衣服的左胸上有绣着白色的虎头?”

“好像有。”穆秋仔细思考了一下,“那是夜叉营的标志啊!”

穆君亭听了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上一章:拾贰
下一章: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