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556
更新时间:2021-09-01 07:07:46

穆君亭三人一路无话,到了出口的时候已经是四更天了。

雷虎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靠在出口的墙壁上。两个人便自觉的绕过他,登上台阶,推开挡在上面的木板,拨开草丛向外面看去。

外面天还是黑的,借着洞里的火光,两人隐约能看清周围一米见方的情况,四周都是杂草和树木,再抬头向上看,黑黢黢的是一个城墙的影子。

“原来到这里了!”白祈雪不由惊叫。

穆君听立刻捂住她的嘴:“小点声。”白祈雪点点头,穆君亭这才松开手,低声说:“去看看师傅吧,他状态不对。”白祈雪再次点点头,两人又返身下去。穆君亭还不忘重新合上木板。

雷虎坐在地上,浑身都在出虚汗,这种感觉他记得,一个人影闪现在眼前:你为何要帮他....无力感再次席卷全身,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遏止它的扩散,现在抬抬手指都是问题。

“师傅?”白祈雪见雷虎这般,不由皱起了眉毛,立刻搭腕诊脉,眉毛却越拧越紧。

“雪儿,怎么了?”从未见过白祈雪如此凝重的表情,她立刻紧张了起来。

“师傅服用过有散功效用的药物。服用时间.....应该是在晚饭的时候。”

“这么说,吴辰在饭里下了药,所以大家才会..”再次想起那血染的地面,穆君亭紧紧的咬住下唇,渗出血来也不觉疼痛。

“不过师傅发作的时间较晚,发作的时候应该是在我们刚下来的时候。”白祈雪细心的替雷虎擦去汗珠。

“难道师傅他一直在撑着;!?”

白祈雪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恐怕是的。而且打斗时师傅由于强行运功,毒素扩散速度比正常的快了一倍。”

“你能治吗?”

“解毒我做不到,我连药的成分都不知道。不过抑制毒素扩散或许我还能有些办法。”白祈雪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个药瓶,取出一粒给雷虎喂了下去。

“这是爹给我的解毒丸,说是能解百毒,不过不知道对这个毒是否有效,哪怕能抑制一会也是好的。”

观察了一会发现雷虎的脸色稍微有些好转,二人便知道是起了作用。

白祁雪转头对穆君亭说:“补上气血或许以师傅的能力还能再抑制毒素的扩散,城郊林子里找找或许能找到几味常用的药材,我去找找。”

不等起身,便被她拦住:“不行!现在外面天没亮,视线不好,且不说会不会碰到夜叉营的人,就光是碰到野兽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可是师傅......”

“我还撑得住.....离天亮也没几个时辰了。”

“这跟天亮有什么关系?”白祁雪诧异的看着雷虎。

“这里潮湿阴冷,对师傅身体不好。我们不如先找一处干燥的地方让师傅好好休息,天亮了再找草药也简单,熬制也方便。”穆君亭并不觉得这条密道绝对安全。

“刚才看外面,我们应该已经到了西城门郊外。我记得附近有一座废弃的土地庙,若这个地道是被挖来逃生用,那势必会在外面设一处休整与集合的地方。所以那座土地庙一定在这附近。”穆君亭起身,“你在这里陪着师傅,我出去看看。”从腰间取下匕首,“你拿着用来防身。”

“可是你的伤。”白祈雪接过来。

“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再说我不是上过你给的神药了嘛,放心吧。”穆君亭微微一笑,让白祈雪一直紧绷的心神瞬间松懈了下来。

穆君亭将洞口伪装好,小心翼翼的向着印象中的方向潜行。由于不知周围是否安全,她并没有使用火把,而是摸黑前进。四周静得出奇,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一路平安,那座庙,果然在那里,虽然有些破败,却还是可以住人的。进去察探了一番,确定安全之后,她便回去和白祈雪一起架着雷虎到了庙内,捡了处干燥的地方,将破蒲檀垫在雷虎身下。

“雪儿,你先睡一会吧,等天亮我陪你一起去。”

“可是...”

“我真没事,天亮再去吧。”休息了一阵的雷虎,说话明显有了底气。

“可是如果不尽快救治的话,师傅你就会跟普通人一样了!”白祈雪焦急地说。

“无碍,本来也就是一个普通人。”

穆君亭不敢引燃篝火,天冷的厉害,她只好将周围的干草拿来,盖在雷虎身上,又在地上铺了一层。

她坐在门口:“你们睡吧,我守夜。”

白祈雪勉为其难的躺下,将身上的皮袄脱下盖在身上,一夜的奔波早已疲惫不堪,很快便沉沉睡去。穆君亭看着黑漆漆的外面,却不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以后怎么办?”雷虎翻了一个身,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爹说:去飞凤山,找乾崇宇。”

“你又没见过他,怎么找?”

“找不到,就带着雪儿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说着,便看了一眼白祈雪,起身,脱下皮袄,盖在了她的身上,“一个没有伤亡没有离别的地方。”

雷虎不说话,只是看着穆君亭附身吻了一下白祈雪的额头,眼中是温柔,是心痛:“我不想让雪儿再失去亲人了。她现在只有我们了。”

“不,她只有你了。”雷虎沉声说,“我也快要走了....一个老友,会来接我的,只有他能治好我。”

穆君亭没有多说,雪儿只有我了,也只有我能保护雪儿了,那...就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度过余生吧。

“亭儿,师傅也年轻过,看得出你对雪儿的感情,可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雷虎的一句话,惊得她一个激灵。

仔细一想雷虎指的应该是哥哥的这个身份,她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我当然没忘,雪儿是我的妹妹,师傅,你可真是想多了。”指尖划过睡美人的面庞,似是觉得刺痒,她不舒服的皱了皱眉。

雷虎叹了一口气,阖眼休息。

穆君亭却仍有些疑惑需要雷虎来解答:“师傅,昨天明明是庙会,为何镖局门前的巷内却一个人都没有?我们是在河边听到打更人的话才知道镖局出了事,可为何刚刚好只有他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去报官?而衙门的人又为何迟迟不来?既然师傅你都可以短时间抑制毒性发作,我爹他们又是如何,如何....”

“我也不清楚,我当时正巧去了茅厕,应是吴辰又使了什么花招,才成了这副样子的。”看着自己那个想哭却又努力忍住眼泪的徒弟,一阵心疼。

索性就闭上了眼睛,回答了她另外的问题:“你难道忘了,夜叉营归顺朝廷了吗?”

“可是咱也没跟朝廷做对呀?听他们对话的意思,明显是夜叉营那个营座要对付我们。”

“只要打着朝廷的名义,衙门会管这事吗?听我的,别去飞凤山,带着雪儿到个没人知晓的地方隐居山林吧,这夜叉营要办的事,等你们俩到那里了,黄花菜都凉了。”

“师傅,你好像很了解夜叉营。”

“你那混蛋老爹死之前一定是迷糊了。我们这些年做了那么多事,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你们远离这些破事吗?也怪我,竟然引狼入室。”似乎气急攻心,雷虎一阵猛咳。

“师傅,你别激动,这是谁都无法预料的。”穆君亭立刻上前去帮雷虎顺气。

“亭儿,明天一早我恐怕就该走了,你千万记住我说的,别去管这些事了,我恢复之后自会处置。”

“师傅,你好好养伤,我知道该怎么做。”穆君亭又坐回原处,不再说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