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437
更新时间:2021-08-28 11:40:56

“去假山,快走。”雷虎低声说,闪身迎上了冲来的五个人。

“雪儿,跟紧我。”

穆君亭说着,抬起匕首挡住了其中一人挥来的大刀,她没有用匕首硬抗,而是顺势借力,将刀锋的走向偏向一侧,然后侧身躲过劈下去来的长刀,在对方来不及收势的时候,反握的匕首已经割破了他的脖颈。

再看雷虎这边,五个黑衣人群起而攻,他却不慌不忙的躲过攻击并予以重拳回击,身体看上去五大三粗,实战起来却是灵巧的很,他也并不恋战,边打边退。

“快些走。”雷虎说着躲过黑衣人挥来的软剑,轻薄如纸的剑身带起一阵凌厉的风刮过他的鼻尖,气息微喘,“这小子这样游刃有余一定还有后手,不要在这里纠缠。”

那几个黑衣人,且不说能不能打,单说那防御力,就如同铁打的一般,雷虎砂锅一样的拳头打上去都不带哼一声,这不禁让穆、白二人咋舌。

“你们还想逃去哪里呢?刚才就是陪你们热热身,你以为我真会就带这么几个人来吗?”

吴辰跟在他们后面,一步步向后院走去。此时由于穆君亭腿上的伤再次裂开,而原本围在后面的五个人都挡到了去路上,雷虎便变成了开路先锋,以一敌六。

穆君亭的战况也并不轻松,因为随着吴辰开口,又有两个黑衣人加入了战斗,可以看到吴辰的身后还有十来个人,看来,他是想先消耗他们的体力。

到了后院假山前,依靠地势三人总算是摆脱了腹背受敌的局面,穆、白二人与十个黑衣人在前纠缠,后面雷虎触动山体上的机关,只听机括运作之声从山内传来,此时,吴辰身后的黑影开始相继冲向三人。

“雪儿,快进去!”雷虎指着假山旁边地上一个正在打开的长方形的豁口,“快进去!君亭也快点!”

待白祁雪成功抽身后,穆君亭立刻不再纠缠,脚下不停变换步法,躲过黑衣人的堵截,向洞口冲去。雷虎则将山石拍出以阻挡黑衣人的堵截。

“嗖”的一声,一只弩箭射在穆君亭脚前几寸的地方,穆君亭不及回头便又有数只箭招呼过来,凭声定位,险险躲过。

“要死啊你们!谁伤到穆君亭,谁今天甭想活着回去!”吴辰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厉声喝道。

就这一瞬,穆君亭已经接近洞口了,雷虎再次扣动机关,洞口停止扩大,开始渐渐闭合。他运足一口气,一连数掌拍向假山,山体摇摇欲坠,不断有落石砸在正在闭合的闸门之上。

吴辰大叫不好,想动身也已经来不及了,万箭齐发,却只见雷虎身型一晃,闪进闸门,只留下假山崩塌之后的一地碎石和漫天灰尘。

地道内黑黢黢的,雷虎堪堪扑进将要闭合的闸门,就听外面一阵巨响,便再没了动静。

又滚下了几层台阶,他才稳住身形。

“疼死老子了...”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扶着墙爬起来,从怀里摸出了火折子,吹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反应,“这个也不能用了?亭儿,你那里有没有火折子?”

“有。”她将火折子引燃,“随身携带,多多益善~”

“臭小子,这倒记得挺清楚。”说着,他就想去揉一揉穆君亭的头发,却被不动声色的躲了过去。

“师傅,你还是先找地方洗洗澡吧。”穆君亭说完,从墙上取下一只火把引燃,暗道里立刻亮了起来,“粪桶里也有水,火折子泡在里面会坏掉的。”

听出了穆君亭口中的嘲讽之意,雷虎又气又无奈地摇了摇头,扭头去找另一个人,却见她坐在墙边,一脸愁容。

“怎么了?”雷虎走过去,很自觉的没靠太近。

“秋儿,秋儿没跟上来。”白祈雪抬起头,眼中带着泪光,“她会不会被杀死了?”

“不可能。”穆君亭将火把插回墙上,单膝跪到了她的面前,“如果她真的被吴辰抓住了,他一定会用来威胁我们的。”

“可是...如果她现在到了门口...”已经无法再说下去,白祈雪的泪水开始掉落,“如果我当时拉着她一起来就不会这样了....”

“雪儿,不要这样想,这不是你的事情,我也没有等你们就先回来了呀。她那么聪明,咱刚才打斗声音并不小,她说不定是躲到别处去了。”穆君亭柔声安慰,目光中的疼爱之意被雷虎尽收眼底。

“她真的会躲到别处去吗?”白祈雪抬眼看着穆君亭,眼中闪着一丝丝希冀。

这一丝丝希冀却刺的穆君亭心里生疼,将白祈雪搂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头发,“一定会的。雪儿,你要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秋儿,会没事的。”

用力的点点头,在穆君亭的怀里,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心和平静,在血液的腥味中,她依然能够闻到穆君亭身上独有的香气,像阳光一样温暖的气息。

待白祈雪平静了之后,两人才缓缓分开,穆君亭用袖子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都哭成小花猫了。”最后又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才没有!”白祈雪说完又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站起身,“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师傅,他们不会下来吧?”穆君亭也起身,伸手拿起了火把。

“你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啊?要是他们能下来你们还能抱那么久?”雷虎没好气的说,“我刚才已经毁了入口,他们要是想进来也得先把碎石搬开,他肯定不会费这个功夫的。”

“我身上带着金创药,你们身上的伤先处理一下吧。”白祁雪说着将药递给了穆君亭。

好在刚才经过一番打斗,雷虎身上的秽物已经差不多甩干净了了,白祁雪撕了一块干净的衣角,帮他沾去伤口周围的污水和血迹,再上药包扎。

穆君亭独自处理好自己三处伤口,然后拿着火把向前方照了照,脚下的路却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一直延伸到黑暗中。

“接下来怎么办?”

“走啊,还能怎么办。”说着,雷虎也从墙上取下了一只火把,在穆君亭手中的那只上点燃,带头向前走去。

这条路不算难走,三人却走得很慢。雷虎也不知为何,整个人都显得很疲倦,经常要停下来休息。

“娘的,是泡的上头了吗?”雷虎边晃着脑袋边说。

而吴辰这边,正乱作一团。

“该死,什么时候挖的这么一条密道,煮熟的鸭子都给飞了。”

“头儿,挖吗?”

“挖个屁啊,你知道那个门在哪里吗?等你挖到了人早跑了,费那劲。”一巴掌拍在上来问话的人头上,将那个人打了个趔趄。

“吴公子莫要这么大的火气啊!”一个苍老而悠然的声音,略带嘲讽之意。

众人皆循声望去,却不见人影。吴辰压下火气,语气平常的说:“老头子,你不是说你的散功丸药效奇,绝无意外吗?那雷虎是什么?”

“吴公子,你只能说雷虎毅力惊人,而不能说老夫药不好。若是老夫所制的丹药真有问题,以雷虎的蛮力,你那几个喽啰们还能活到现在吗?罢了罢了,今晚戏也看够了,吴公子,老夫欠营座的人情也还完了,后会有期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