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363
更新时间:2021-08-26 11:12:39

这粗旷的声音,戏谑地口气,熟悉的让两个人不由一惊。

“师兄?”穆君亭缓缓起身,不是十分确定的问。

“今天的庙会,好玩吗?”说着,一个火把举在吴辰身后,举火把是一个身着夜行衣,连面容都用黑色的布子遮住的人。火光隐隐绰绰的勾勒出了吴辰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一个黑衣人反扣住白祈雪的双手,押着她跟吴辰一起走进了院内。

吴辰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眼睛却死死盯着站起来的穆君亭:“我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你想想看这个距离,是我的刀子先到,还是你人先到呢?”

火把将吴辰走过的路照亮。看到地上惨状的白祈雪不由惊叫出声,穆君亭虽已料到,但当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扭曲的表情时,仍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吴辰示意黑衣人停在了离穆君亭五步开外的地方,自己走上前去。

“你果然有问题。”穆君亭全身戒备,整个人就如同绷紧了弦的弓箭,一触即发。

“是那次吗?”吴辰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用刀尖挠挠下巴。

“镖局有规定,刚入行一年者不得押运远途镖货。算到今日为止,你入行将过一年,去西域往返少则七八个月,多则一年,请问你如何能够押镖去西域?”

“哈哈哈,不错。”吴辰说着用匕首挑起了穆君亭的下巴,“不愧是我看好的人!不过我故意卖一你个破绽,你却仅仅只是起疑,还差点意思呢。”

“头儿,时间不多了。”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吴辰身后低声说。

“去把那个白祈雪处理了吧,穆君亭留给我。”吴辰面无表情的说。

“可是,营座说.....”

“营座是说要一个不留,又没说一定要现在就杀了他。那我先享受一番,再杀人灭口,不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吗?”说着,吴辰猥琐的笑了起来,手指拂过穆君亭的面庞。

“是。”那个黑衣人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

白祈雪见那个黑衣人向自己走来,开始奋力挣扎,可是身后那人却扯住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向后仰了过去,她不由惊慌地喊了起来:“放开我!君亭!救命啊!”

其实不等白祈雪出声,穆君亭已如离弦之箭,脚一蹬地冲到吴辰身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同时拔出藏在靴筒内的匕首,甩了出去。

身后一阵破风声响起,穆君亭只觉小腿突然传来一阵疼痛,蹬地的力道瞬间被卸去了大半,跪倒在地。吴辰的匕首划过她的腿,钉入了地中。

而另一边穆君亭掷出的匕首,正中了那人的后心,深深没入,只留了个手柄露在外面。

“你应该像我一样,不要下这么狠的手。”看着手下倒在自己面前,吴辰的语气却像是死了一只虫子一样轻松,他蹲在穆君亭旁边,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在她腿上的伤口上狠狠略过。

“放了她。”穆君亭咬着牙,伤口再次受创的疼痛让她额角渗出了汗水。

吴辰附在她耳边,笑着问:“你是在命令我吗?穆君亭,你可看清现在的形势,就算是你求我,也没有任何余地了。”

然后他抬起头,看向白祁雪身后的人:“你们还在等什么?”

“是。”

那个人应了一声,便一脚踹在了白祁雪的腿弯处,让她跪倒在地,然后拔出短刃,对准她的脖子扎了上去。

又一道破风声陡然响起,“当”的一声,匕首应声落地,那个人也倒在了血泊中。

“臭小子,你跟石老头出去这么长时间,把老子教的都给忘了?”

吴辰本以为镖局只剩这两个人了,突然冒出来的第三人让他心里一惊,手上的力道不由小了几分。穆君亭见状,忍住疼痛,猛一蹬地窜了出去。两步窜到白祁雪身前,还不忘拔出那把匕首插到另一个黑衣人的心口窝,然后拿着火把、手持匕首站在白祁雪身侧。

几人四下望去,只见火光与黑暗的交界处站着一个魁梧的男子,身上不知沾染了什么东西,粘稠的液体顺衣角低落。

“师傅!”穆君亭和白祈雪惊喜的叫了一声。

“师傅,你...你还活着!”穆君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雷虎大步走入火光之中,向穆君亭二人靠近,众人隐隐闻到了一股臭味。

“师傅,”白祈雪捂着鼻子说,“你怎么这么臭啊!”

“妈的,也亏这一身臭,让老子没躺在那里!”雷虎抖了抖手,小心翼翼的将脸上淌下的粘稠液体抹掉。

“不是说,没有活口了吗?!”吴辰怒斥着两个刚刚闪到身前的黑衣人。

“哼,”雷虎轻哼一声,“你们要是能找到老子,老子就白遭这么大的罪!幸好老子当时去了茅厕。”

听了这话,穆君亭咽了一口口水:“师、师傅,你不会是...躲粪桶里去了吧?”

“废话!”雷虎身子一抖,又有秽物从身上抖落。

听了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想靠近他了,连将他看作救星的两个人也都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我说你们两个白眼狼,老子好心过来救你们,你们还敢嫌弃我?”雷虎说着便从身上取一块秽物扔了出去,可是他并没有扔向她们,秽物直直的击中了吴辰的额头,“老子真是瞎了眼了,竟然带你回来。”

吴辰不愠不火,接过黑衣人递过来的手帕仔细地将额头上的秽物擦去:“师傅,你当年抛弃我的时候怎么不说呢?你是不是以为,我当时死定了?可惜我命大,不仅活到了现在,而且功夫,怕是早已在你之上了。哼哈哈哈哈!”吴辰郎声长笑,继而表情一凝,恨声说道:“雷虎,我真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不会这么好,等除掉你们,营座之位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当时你伤成那副样子,为了大家我只能将你留在那里。”雷虎眉毛拧在了一起,“可是你怎么可能活下来?”

“众人皆知江湖上有一位爱游山玩水的医仙,他行踪诡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会是他呢?”雷虎低声喃喃。

“后来我自己在江湖上讨生活,没想到竟然被夜叉营的营座看中,当了他的弟子。而后我接到秘密任务,隐藏身份到这里来,若不是你,我来的恐怕还真不会这么容易。”

两人对话的空档,白祁雪已经给穆君亭做了简单的包扎。

她见状,便起身将白祈雪引至自己和雷虎之间:“为什么,夜叉营为什么要灭了我镖局上下二十四口人?”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的!除了穆君亭,其余的不留活口!”吴辰一声令下,五个黑衣人从门外进来,与吴辰三人对他们形成了包围之势。

吴辰调笑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手的好,伤到你,我会心疼的。”

“哥哥一定会打败你这个恶心的断袖的!”白祈雪跳着脚说。

“杀。”吴辰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黑衣人便冲了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