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唯爱落雪君无泪
作者:执川不归海
字数:2726
更新时间:2021-08-22 14:07:44

“恩,这句话中听。”口上这么说,穆君亭却没有要给她的意思,“我当然知道你学习医术啊,但这身体灵巧的技法!”

穆君亭的音调突然升高,原来是白祁雪趁她说话的空当,又是一个猛扑,却不曾想她早有准备,闪身后跳,高高举起右手。本来穆君亭就比白祁雪高出一个头,现在她又将右手举起来,而且随时防备着她,所以任白祁雪怎么跳,都是够不到。

“可不能松懈啊!”穆君亭接着刚才的话说完,十分得意的举着右手看着白祁雪。

穆秋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嬉闹,心里虽有些许醋意,却也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这是难得见到公子笑容的时间。不知为何,那年白祁雪跟着穆君亭一起学习后,两人的关系就越发向着“兄妹”的方向发展,而穆君亭那消失已久的笑容也终于回来了,不过只有当“兄妹”二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出现。

“哥哥,给我啦!你本来就是要给我的不是吗?”白祁雪盯着她右手上的物件,发现它一面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另一面却只是泛着普通的金属的冷光。

“是啊,但你还没有向我汇报呢!”穆君亭晃着手上的什物,一脸无辜的样子。

“我很听话的学习医术、女红,先生都说我很聪明呢……”说着,白祁雪的声音竟然矮下去了,她低着头,抽了一下鼻子,略带哭腔:“每次哥哥出去就盼着你回来的这一天,你却……”

“我也很开心回来与雪儿相聚啊!”穆君亭见她竟然摆出一副要哭的架势,立刻软了下来,走过去俯身安慰,将右手那一什物递到她眼前:“乖,拿好,别哭啊!”

白祁雪立刻一把抓过来,转身跑出去,然后十分得意的转头笑的很灿烂的冲她做鬼脸:“笨蛋,上当了!”

穆君亭微微一笑,并没有恼意,似是早已料到:“快看看喜不喜欢吧!”

白祁雪听了这话,便打量起手中的东西来:一个晶莹剔透的宝石镶嵌在椭圆型的银质模具中,下面还有一支手柄,便于人拿取,那宝石平如水面,还能反射阳光,举到眼前,白祁雪不由吓了一跳,将手中的什物扔了出去。

穆君亭眼疾手快,立刻上前接住:“我的大小姐哟!这东西可不能摔啊,摔了就坏了!”

“有、有、有人!那里面有个人脸!”说着白祁雪弓着身子躲到了穆君亭的身后,拉着她的腰带,声音带着些颤抖。

穆君亭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雪儿,这里面的人不就是你吗?你好好看看啊!”说着,又将那物件递到了白祁雪眼前。

白祁雪怯生生的抬头看过去,然后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脸,里面的人也摸摸自己的脸,动作跟她一摸一样,又仔细端详了一下那张脸,好像确实是自己,这才直起身来,大胆的接过那物件:“哥哥,这是什么啊?”

“这叫镜子。”

“镜子?”穆秋站在白祁雪身后看着这个东西,听到穆君亭的介绍便插言道,“镜子怎么会是这样子的啊!”

二人早已不把穆秋当下人看,白祁雪更是早已将她视为姐姐,所以对穆秋的插言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怒意。

“这是从西域那边来的。咱的镜子是铜质的,而这面镜子是玻璃制作的,所以不同了啊!而且你有没有发现,这面镜子照人照的更清楚吗?”

两个人都贴上去仔细研究起来,穆君亭则甩着手走到了石凳前坐了下来。

“玻璃是什么啊?”白祁雪将镜子收起来,过来坐到了穆君亭身边。

“玻璃就是……”

“玻璃就是西域的一种材料。”一个粗犷的声音抢过了穆君亭的话头。三人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是吴辰。

吴辰也是雷虎的徒弟,论辈分算来是穆君亭和白祁雪的师兄。他大概是一年前被雷虎带来的,据说是因为瘟疫父母双亡,不得已来投靠师傅,师傅就将他带入镖局,他的功夫不错,也算是给他一糊口的工作。

“吴辰哥哥。”白祁雪甜甜的问好。

穆君亭则是起身抱拳:“师兄。”这时再看穆君亭的脸上,刚才那洋溢着宠溺的笑容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万年不变的招牌式的微笑。

“君亭,回来了。这次去哪里了?”吴辰坐到两人对面,穆君亭才坐下。

“去了阿木科。”没有温度的声音,却总是带着一丝笑意。

“难怪会带回来这么罕见的物件。”吴辰从白祁雪手中接过镜子,看了看,又还了回去。

“师兄想必也去过那里吧?否则怎么会知道玻璃是什么?”穆君亭盯着他的眼睛,带着审问的意思。

“哈哈!那是自然”吴辰爽朗一笑,“前阵子押的一趟镖便是去得那里,第一次见的时候还颇为新鲜,如今看来不过是照人更清晰了些罢了。”

穆君亭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炯炯的盯着他。吴辰的举动却没有显示出一丝一毫的不适或局促,她吩咐穆秋去泡茶。穆秋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师兄,君亭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替我照顾雪儿,辛苦了。”

“客气了,雪儿叫我一声哥哥,照顾她就是应该的,什么叫替你照顾啊!”

“雪儿性格向来乖张,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师兄包含。”

“雪儿乖巧的很,懂事的很,你这么说可是有点过分了呀。”吴辰语气中带点责备的意思。

穆秋端着茶回来了,给三个人各倒了一杯茶。

“秋儿姐姐,我性格乖张吗?”白祈雪拉住叶秋的衣袖,面带委屈地问。

穆秋目光暗中扫过穆君亭和吴辰,轻轻帮白祈雪捋顺头发:“雪儿很乖,不要听公子的。”

穆君亭放下茶杯:“雪儿,我离开了这么久,也没空检查你的功课,今天正好有空,不如去书房让我看看你这一年来的进步吧。”说着,她便起身冲吴辰说:“师兄,我和雪儿就先告辞了。”说罢,一拱手,负手离去。

“吴辰哥哥,我先走啦~”白祈雪说完,匆忙追上穆君亭,挽着她的胳膊说笑起来。

穆秋也施施然行了一礼,随二人离开了。

吴辰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缓缓品了一口茶,嘴角浮起一个轻佻的笑容,目光中有几分玩味,有几分柔情。

“我哪里性格乖张了?”白祈雪嘟着嘴问,“你是不是讨厌我啊!”语气中带着委屈和心伤。

“我是你哥哥,怎么会讨厌你啊!你这个小魔鬼,敢说自己不是性格乖张吗?”穆君亭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我哪有!”听到“小魔鬼”这个昵称,白祁雪的委屈全然消失,扁着嘴,争辩道。

“是,你没有,也不知道是谁气的先生夺门而出,是谁让师傅大发雷霆,是谁……”

“啊!”白祁雪不爽的打断,“这就性格乖张了吗?”

“没有,怎么会呢?”穆君亭微笑着说,“你个笨蛋,难道没发现我刚才是说给吴辰听的吗?虽说他是师兄,但也毕竟是外人,客套是要到位的。”

“你才是笨蛋。”白祁雪轻轻锤了她一下,“为什么吴辰哥哥是外人?他还说等我长大了他会娶我呢!”

听了这话,穆君亭心脏骤然一紧,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让她一下子慌了神,猛地抱住白祁雪:“你还小呢,考虑这些做什么?”

“我不小了,我今年十三了!吴辰哥哥说再过两年我就可以成亲了!哥哥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白祁雪在穆君亭的怀里,闷声闷气的说。

稍微平静下来,便放开了白祈雪,淡淡的说:“我当然舍不得你。;到时候爹爹和娘亲会给安排的,你就不用操心了。”转身,自顾自的向书房走去,考虑了一下自己刚才反常的行为,只当是自己太喜欢这个妹妹,就像姐姐嫁妹妹一样,不舍的妹妹走的心情。

“好了,”推开书房的门,将白祈雪按到椅子上,“也不为难你,把本草纲目默写一下吧。”

“啊!?”白祈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