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假十赔一
作者:说了
字数:5990
更新时间:2015-07-23 22:01:15

贾裴是个外表爽朗内心羞涩的汉子。

他几乎是所以女生心目的骑士,是的,不是王子而是骑士,因为他根本没有那种温文儒雅的气质,更多的,是一种运动少年特有的阳光帅气,178cm的身高,配上俊秀的脸蛋,也不会给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糙汉子的感觉,而且面对外人时他显得十分潇洒大气,笑容不减,加上不运动时总是穿着干干净净的衬衫,真真是一枚翩翩美少年呐。

然而这样的人,基本上不都是备胎么= =

反正,贾裴至今都还是一只纯纯情请没谈过恋爱的小处男。

这样的少年,在步入大学后,依旧只对运动情有独钟,虽然不知为何,他的成绩还稳居前列,真是让汉子们嫉妒得无以复加啊。

但是,其实看似大大咧咧不拘小格的贾裴,内心还是十分小鹿状的。比如,虽然跟妹子们说话很自然亲和,但他却不敢直视人家,因为,害羞。

再比如,面对不熟悉的汉子的时候,虽然跟他们说话很自然亲切,但是还是不怎么敢直视人家,因为,别扭。

当然,大多时候贾裴为了显示自己很随和会逼着自己与人家对视,但是内心那个忐忑的啊……就跟稻田里的蛙声一样,此起彼伏。所以很少有人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一点,只有跟他比较熟的人才知道他是那么的……怕生。

#食堂#

贾裴一踏进食堂,外面就呼啦啦下起了大雨,让他不免小小庆幸了一下。

月初嘛,钱多,任性,所以贾裴分分钟就打了两样荤菜两样素菜,然后很潇洒地刷了卡,打好了饭后环顾食堂一周,时至饭点,但也不是人最多的时候,因此空座还是很多的。

因为自知内心对人群有些恐惧,所以贾裴选择了靠门边一张无人的四人桌坐下,然后开始悠悠吃饭,慢慢享受。

吃到一半的时候,来了三个人,三个很英俊的男人,那气场……应该是本校毕业生或者研究生博士生之类的吧。

其中一个,长相气质尤为出彩――无框精英眼镜,眼神温和通透,唇角优雅浅笑。

贾裴依稀记得在学术期刊上看到过他,貌似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但具体的人物介绍倒不记得了,只记得他发表的那篇论文,十分精彩。

贾裴埋头暗自思索间,只听一声温润磁性的嗓音很礼貌地问了一句:“这里有人坐么?”

是他。就是三人中最出彩的那个男人。

贾裴心理咯噔一下,抖了三圈,然后很镇定地摇了摇头。

于是三人落座。

贾裴看了眼自己碗里的菜,天呐,他最喜欢的肉都还没吃(╥╯^╰╥)

那么问题来了――是舍弃最爱,换来心理平静,还是提心吊胆,享受自我所爱?

贾裴思考了一秒,无果。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男人开口了。

贾裴心里已经抖如筛糠……千千千千千千万万不要和我说话啊,阿门。

“我去拿叉子,你们要么?”

呼——贾裴暗自松了口气。

得到答案后,那个男人就起身了。

好机会!贾裴心中一振。

三人中看起来最亲切健谈的那个走了,剩下的两个正在聊他不懂的问题。

贾裴瞄准人家拿叉子的时机,估算了一下人家从他们这个位置走到餐具处再返回来大概是需要五十秒――时间够了!

于是剩下的两人就见原本在优哉游哉慢慢吃饭的人,突然雷厉风行如风卷残云般解决完剩下的所有粮食,而且一粒米一块肉都不剩,然后急急忙忙走了。

他们……很可怕?剩下两个男人有点怔,迷茫地用眼神交流,不明觉厉。

这边贾裴成功逃出生天(?)后,安心地拍拍小心脏,满面微笑地走了,在众人一片敬佩的眼光中。

那是因为……雨还没有停= =

但是对于刚才打了一场胜仗的贾裴兄来说,淋雨,跟与陌生人的接近比起来,简直是小case好么!

#公子好美#

鬼畜【app】:今天群里有点小冷清啊。。。

鬼畜【app】:假赔兄肿么两天都没上了。。好寂寞(╯﹏╰)

呆萌【呵呵】:爱屁屁你也这么觉得嘛。。。表示想shi假小受了啊。。。

鬼畜【app】:亲爱的你觉得我的昵称,是叫啊噗噗好听还是爱屁屁好听???

呆萌【呵呵】:那绝逼是爱屁屁啊!

冰山【√】:爱屁屁+1

冰山【×】:爱屁屁+1

傲娇【假赔】:爱屁屁+2

傲娇【假赔】:夫夫党出没,大家备好砖吧= =

腹黑【十一】:夫人莫动气,拍砖这种事还是为夫来吧【摸摸头】

鬼畜【app】:楼上秀恩爱党出没,大家备好砖吧= =

呆萌【呵呵】:楼上秀恩爱党出没,大家备好砖吧( ﹁ ﹁ ) ~→

病娇【尼玛】:楼上秀恩爱党出没,大家备好砖吧┭┮﹏┭┮

傲娇【假赔】:。。。。。。

腹黑【十一】:,,,,,,

逗比【无赖】:卧槽一来就被闪瞎眼!老纸不干了!!求CP!!!

鬼畜【app】:这队形的绳命也太短了。。。。

呆萌【呵呵】:话说假十夫夫这两天怎么都没上线咩?

呆萌【呵呵】:难道其实是。。。两天没下床?

傲娇【假赔】:……

傲娇【假赔】:哎(╯﹏╰) 这两天学校周年庆 略忙

腹黑【十一】:学校周年庆忙

冰山【√】:。。。。我好想发现了什么。。

冰山【×】:。。。。我也发现了什么。。

傲娇【假赔】:!!!

傲娇【假赔】:十一!!!你你你你你你!!!不会这么巧吧。。。。

腹黑【十一】:夫人真是不听话,说了多少次要叫我夫君【严肃】

傲娇【假赔】:。。。。。。

彼时坐在电脑前的贾裴因为这句话涨红了脸。

因为群里的氛围实在是很新鲜而且很和谐,所以贾裴也就留了下来,转眼就快两年了呢。新人老人来来去去,但贾裴一直坚守阵地,而且萌萌的性子也深得大众喜爱,现在也混了个管理员的位置。

至于这个十一,比他还要资深的多,在他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管理员了。那时的十一还不叫十一,但是因为年代太久远所以大家基本上都忘了他原来的昵称,总之现在有新人进来就会知道群里有一对很恩爱的夫夫,而且名字很和谐,连起来就是——假十赔一……

犹记得贾裴刚进群,还纯洁得跟朵白莲花似的,自然免不了被众人一阵调侃,而他本身性格也是有点小羞涩,所以人家一调侃他就怯怯地跟个小鹿似的,被一众妹子直呼好萌好萌o(≧v≦)o~~

然后……然后,就是十一大臂一挥,每次都把假赔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淡淡定定又犀利狠辣地反调侃回去、英雄救美的时候了,于是……这么一对传奇般的CP就被鸡血的妹子们喊出来了。

“滴滴滴——”腾讯的提示音响起,打断了贾裴的回忆。

腹黑【十一】请求加你为好友。附加消息:小学弟?

是的,虽然他们夫夫勾搭已久,但是还没有互加好友= =

因为平时他们都是群里的常驻水手嘛,什么都在群里说,也没有什么私聊的机会,所以谁也没先加好友。又或者说……对方并不想发展到三次元?

想到这种可能性,贾裴不免有点失落。不过随即一想,人家现在不是主动加了好友过来了嘛,干嘛还想的跟个发春少女一样的,真是的……于是又是一阵脸红。

来着腹黑【十一】的临时对话:小赔?在么?

小小小小小小……小赔?!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我诶,比夫人什么的……更加亲切啊有木有!!……于是脸更红了……

哦哦哦哦哦哦对了!同意好友请求啊!!于是贾裴手忙脚乱地赶快点了同意,就像……生怕人家后悔似的= =

看着好友列表里的十一,贾裴没发现自己笑的像朵花儿。

而电脑屏幕另一边的十一,也就是时壹,在发起好友请求之后也是一阵焦心难耐,终于……加上好友了呢……这么多年(?)来,假赔一直没有提出好友请求,于是闷骚的十一也憋着不愿意将就,久而久之,就忘了……然后,就成了两人现在这种局面= =

时壹想起相识已久乖巧可爱又不显娘气的假赔,心理也是一阵泛甜,又想到对方竟然是和自己一个学校的小学弟,以后还有机会面基,更是笑意绵绵。

正想说点什么去逗逗假赔,顺便过一下难得的二人世界,但是群里的一则消息突然让时壹放下了已经在键盘上的手,转而用起鼠标。

#公子好美#

逗比【无赖】:嗷嗷嗷嗷嗷嗷假小受真是萌shi了!!!!!你们有看他最新的一条说说么??

痴汉【泥萌】:马上去看。。。

病娇【尼玛】:欧漏。。。我发现一个残忍的事实。。。假小受没有加我┭┮﹏┭┮

傲娇【假赔】:额。。。抱歉啊。。。我没有主动加人的习惯= =

呆萌【呵呵】:我也发现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鬼畜【app】:我早就加了23333

鬼畜【app】:不过真的 假小受简直萌到令人发指(~ ̄▽ ̄)~

傲娇【假赔】:= =

傲娇【假赔】:刚才有十多个人加我。。。原来有那么多窥屏党。。

傲娇【假赔】:不过。。。。为什么没人截图直接发群里= = 加好友什么的。。不是很麻烦么。。

病娇【尼玛】:。。。。。。。。。。

呆萌【呵呵】:。。。。。。。。。。

鬼畜【app】:。。。。。。。。。。

逗比【无赖】:。。。还有谁跟这个萌神一样觉得加好友是件很麻烦的事么= =

冰山【√】:。。。。。。。。。。无

冰山【×】:。。。。。。。。。。无

……

#QQ空间#

假赔:今天在食堂吃饭,外面正下大雨,天还有点凉,然后我特意选了靠门边的位置,因为我知道那里冷啊,一般不会有人坐过来的,但是吃到一半的时候,三个男人坐过来了,然后我看看自己碗里的菜。。还有好多好多我喜欢的都没吃(╥╯^╰╥) 于是我就急忙大口塞肉大口吃饭然后迅速消失。。。。最后还一个不小心。。。。淋了雨。。。。。。

评论:

……

林芷然:哈哈哈哈小学弟你还是这么怕生 还卖萌 不过确实很萌呐23333

假赔回复林芷然:学姐你觉得萌。。。真的适合形容男生么= =

林芷然回复假赔:嗯 适合小受【正直脸】

假赔回复林芷然:。。。。。。。。。。

……

时壹看到假赔发的这条说说后还是不免惊了一下,在评论中看到林芷然就又惊了一下。这个林芷然是跟他同专业的大三学妹,曾参与他们课题组的研究,所以有些交情,而且现在是他宿舍里某一个人的女朋友。

又把假赔的说说看了一遍,时壹微眯着眼睛思索了一番。

食堂……

啧啧,真是巧啊,假赔肯定想不到他们已经无意中见过面了,不知道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时壹暗笑。

不过,时壹回想起今天在食堂的遭遇,那个男生确实让人印象深刻,光是出众的外表,应该也是院系或班级的风云人物吧,看起来又像运动型的男生,行为举止都不娘,但是面对他们一句话都不说而且也不出声回答他的问题,甚至不看他们一眼,表现得很高冷的样子,原来是因为怕生么,确实很符合他想象中的假赔的形象呢。

不得不说,时壹也被萌到了。

现在,他就可以好好调戏下他的夫人了啊。

十一:小赔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群里说话

十一:为何无视我的私聊 嗯哼?

这边的贾裴看到十一的私聊后被吓到了。

他他他他他……生气了?天呐要知道十一从来不会发“嗯哼?”这种语气词的好么?!生气的夫君大人要怎么哄啊/(ㄒoㄒ)/~~咦不对,不是夫君……真的不是夫君……

贾裴不免为自己的思想小小地脸红了一下下,然后连忙回复解释。

假赔:不是。。。我以为你的私聊只是为了提醒我你的好友请求。。而已。。

十一:。。。。

十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的称呼生气了

假赔:没有!

假赔:咳咳。。我怎么会因为这个生气= =

那个“咳咳”,不就是传说中的欲盖弥彰么?

时壹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正想接着打字,却发现假赔头像已经变灰了。

十一:还在么?

十一:下线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

久久没有回应。

好吧,看来假赔是真的已经下线了,时壹顿觉无趣,在群里打了一声招呼后便也下线了。

洗漱完后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时壹,不免又想起了今天一天的事。

这还真是个惊喜呐。假赔,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一定。

另一边贾裴看着自己已经没电自动关机的电脑无奈地笑笑,还想充会儿电却发现时间已经有点晚,马上就会断电了,于是只好作罢。

这时来电铃声突然响起来。

“喂,姐?”

“嗯,小裴啊,睡了么?”

“还没,怎么了?”

“没事……我就关心一下你……最近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么?”

“没有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真的……没有么?”贾姐仍然表示一阵担忧,但突然画风一转――

“没有的话那你是怎么搞的?!昨天不是让你在新古董标价牌上写上‘假一赔十’么?!结果你都写了个‘假十赔一’那是什么鬼??!!以前你都写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这次出错了?!知不知道顾客们看到了都在笑,有些人还有点生气呢!!”

“……”

手机里贾姐一阵抓狂,手机外贾裴一阵无语。

假十赔一……

他到底为什么会写出这种东西来啊……果然是被群里的妹子们荼毒太深,以假当真了么(┬┬﹏┬┬)

不过古董店出现“假十赔一”这种标语……还真是会让那些收藏家们生气的吧= =

“抱歉啊姐……可能确实是我最近心里有点不畅快……但是现在已经没事了,我明天就去把那些改过来。”

“……没事就好,有事要跟姐说啊。那好吧,你先睡吧。”

“嗯……你也早点睡……”

挂了电话,贾裴躺在床上,望着床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假十赔一……假赔……十一……十一……

翌日。周六。

贾裴一大早就来到贾家古玩店,这是他们家祖传的古董店,现任店主就是他爹,但老人家美其名曰要锻炼下一任店主,所以把事情都扔给比贾裴大八岁的姐姐贾叶然后就带着他们的娘去度老年蜜月之旅了。

贾裴踏进店里一眼就看见了那抹颀长优雅的背影,贾叶在他旁边,于是他也缓缓走了过去。

对方正细细端详一套茶具,似乎没有注意他的到来。

突然,静谧的氛围里响起一声轻笑,男人指着茶具的标价牌,似笑非笑道:“假十赔一?”说罢转头看向旁边的贾叶,自然也看到了贾叶旁边的贾裴。

看清来人后,贾裴愣了一下。

是他!昨天在食堂的那个男人!

男人看到贾裴后也愣了一下,随即优雅一笑道:“好巧。”显然,他也认出了他。

这个男人,正是时壹。

贾裴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十分镇定地说:“你好,这个标价牌是写错了,很抱歉,我马上换。”

随后,他就不再理会对方,转而专心更换起自己写错的标价牌。反正,客人那有他姐嘛。

贾叶见男人一直看着自己弟弟的背影若有所思,不免感到很奇怪,然后干巴巴地问:“你们……认识么?”

时壹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对着贾叶道:“一个学校的,昨天刚见过罢了。”随后不再理会她,自己继续查看那套茶具。

假十赔一,真的是他,果然是已经被同化了么,有趣啊。时壹浅笑。

这边更换完所有的标签后正在打扫的贾裴暗暗思忖:他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啊,人也真俊啊o(*////▽////*)q

时壹最终决定买下那套茶具,带回父母家。谁让他爹就好这口呢,自己这次怕是要大出血了。

不过……

时壹偷偷看了眼背对着他的贾裴。

――大出血也没关系,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慢慢开始回血了呢。

刷卡付账的时候,贾裴看到了客人的名字。

“时壹……”他情不自禁念了出来。

“嗯?”

“你叫时壹?”

“嗯,有什么问题么?”

“你跟我一个朋友的名字很像。”想到十一,贾裴不由笑了一下。

“那就是我。”被贾裴恬淡的笑容闪瞎的时壹,很认真地承认了。

“……呃,你说什么?”

“我说,小赔,我就是十一。”看到对方迷茫的呆样,时壹也笑了。

“可……可是你怎么知道我……?”

“说说。”

“……哦。”这下轮到被时壹优雅迷人的笑容闪瞎的贾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看对方一脸云游天外的表情,貌似不会再开口了,时壹很果断地说:“小赔,你现在有时间么?我想请你吃饭。”

“啊?哦,好。”终于缓过来神来的贾裴才不会拒绝这大好机会呢。

于是贾裴跟贾叶说了一声后,就跟着时壹走了。留下一个姐姐在古董店里忧心忡忡,特别担心自家弟弟被男人拐走了。

原本时壹是打算带贾裴去另一个地方吃饭的,但是他又要先回家送茶具,所以带着贾裴走到父母家楼下,然后这个时候老天爷很巧的下起了阵雨,于是时壹灵光一闪,就把贾裴带回了家。

贾裴在被拉进人家家门的时候,还看着外面的大雨,心说:可是这雨很快就会停了啊……但他还是没有说出来,原因嘛……佛曰不可说。

上一章:
下一章: